赌场上的浙江商人们 称宋卫平输一亿只是九牛一毛

  

  宋卫平专题阅读)卖掉绿城,让他好赌的特征广为流传。某种程度上,赌桌上要求的赌性与决断,与商人在商海鏖战时的心态相同。浙江盛产优秀的商人,也因此造就了最热衷的赌客。在经济下行的情况下,新一代的浙商清楚地知道赌钱必输的道理,但仍可巧妙地将澳门赌博变成应急的融资渠道。

  浙商好赌,这已经不是秘密。在杭州、温州、台州、宁波,随便打听一下,就能听到很多曾经盛极一时的商人因为沉迷赌博而最终倾家荡产的故事。这样的故事甚至连任何一个街边卖货的大叔,或者出租车司机都能讲出不少。

  2014年春夏之交,两位浙商因为与赌博的牵连被放在了聚光灯下,也让浙商好赌的特点在更大范围内露出冰山一角。先是,宁波上市公司海翔药业“少东家”罗煜竑,被爆出因为嗜赌不得不将企业股权出售给同乡另一上任。尽管其父站出来公开驳斥,但罗煜竑始终没有正面回应赌博的话题。

  此事一波未平,又是一起与赌博有关的股权出售,主角换成了“教父级”的浙商宋卫平。在厌倦了起起伏伏的房地产调控之后,宋卫平选择将手中的绿城中国股权出售给了“惺惺相惜”的融创中国创始人孙宏斌。但是,著名投资人软银赛富董事长阎焱却在微博上爆料称,宋卫平卖掉绿城股份是因为“一个月一个月飞到拉斯维加斯赌博”。

  宋卫平果然是性情中人。与罗家的否认不同,宋对赌博并不避讳,他在股权出售的新闻发布会上,公开说自己的理想就是“做一个快乐的赌徒”,“很享受赌博带来的那种智商优越感”。只不过,他澄清称,赌博不是出售股权的重要原因,在促成卖股的原因中占比只有1%。

  内地赌客是澳门赌场的大户,尤其是先富的企业家阶层,宋卫平只是其中一个知名的代表。澳门官方数据统计显示,2013年,过境游客数量达到2900万,其中内地游客1800万。赌王何鸿燊之子何猷龙曾称,澳门赌场客源约93%来自中国内地。

  而据多名澳门赌场中介人士对腾讯财经称,内地游客中,除了地理位置临近、又富庶的广东省之外,有两个省份,赌客尤其是豪赌者特别多,一个浙江,一个山西。这首先也是因为这两个省份的富人数量多,此外,山西商人往往凭借煤炭等资源发家,浙江商人多以竞争更激烈的商贸发家,这又导致两个省份的赌客有着各自的特点,前者挥金如土,后者赌性更强。

  在赌桌上,面对捉摸不透的机遇,赌客时常需要孤掷一注、在短时间内做出决断,某种程度,这与商人在商海鏖战时不惜压上身家性命击倒对手的心态相同。很多“赌法”如果抛开金钱因素,归根结底是对玩家智力和心理承受能力的考验,也难怪很多优秀的商人对于“赌”乐此不疲。

  腾讯财经在5月底走访了浙江的一些主要城市,了解企业家群体赌博的状态。这里的商人们热衷赌钱的比例非常高,但谈起赌博来,多少都有“不足为外人道也”的谨慎。也正因为此,同样有着房地产业务的商人老张(化名)非常推崇宋卫平。

  在同样热衷赌博的老张看来,宋卫平到底是一个天真的人,那些比他赌得大得多的人并没有嚷嚷着自己赌博的事情,“只有宋卫平胸怀坦荡,任人褒贬。”因为在房地产行业有一些交集,老张对宋卫平有一定了解,但如果说宋卫平是个赌徒,老张并不同意。

  宋赌博输掉很多钱?老张哈哈一笑:“宋卫平输掉的是九牛一毛,他输一个亿相当于我输二十万,一晚上输二十万我老婆都不会说我。”

  对于商人而言,一年到头辛苦挣下几百万、几千万,抽出几十万去澳门赌场玩一玩,权当作是对自己的奖励;挣了几个亿的,抽几百万甚至几千万去玩,也是小事。“这只是一种寻求刺激的消费而已。”老张说。

  在他看来,“玩”和“赌”是应该严格界定开的两码事,而且这条界限不能以赌掉的金额来划分,边界完全是心理上的。老张认为,凡是心里把赌当回事,总想靠赌赚钱,靠赌来改变什么,证明什么,那就是赌徒。

  反之,对宋卫平以及老张这样的人来说,从头到尾就没想过赌博会赢,只是在考验自己可以少输一点,输得更慢一点,玩得更精彩一点。“要明白庄家一定赢钱、自己一定输钱的道理,所以,享受这个依靠智慧让自己输得慢一点的过程。”

  老张早在2001年就开始流连于澳门赌场,他说,大多数的杭州赌客从2003年起才远赴澳门。现在老张偶尔还会陪朋友去澳门,但也仅限于玩玩。他说,如今的澳门赌场让自己越来越看不懂了。在大批大陆赌客涌入之后,赌场也在悄然改变自身以迎合这些荷包满满的金主。

  为出手大方的富商赌客服务,已经形成了一条完整的产业链。从赌场,到承包赌厅、赌台者,再到放筹码、高利贷的“迭码仔”,以及在浙江等地负责拉客的中间人,在澳门负责接待的旅行社等,一条龙服务。

  在澳门,从事博彩中介工作的最多工种是“迭码仔”,“迭码仔”的职责是寻找赌客客源、鼓励赌客到赌场博彩、令赌场增加博彩收益,而自己从中获取佣金。按照中国法律,从大陆到澳门,每人携带现金量不得超过2万元人民币。但在澳门赌场,100万美元赌资才刚算进贵宾门槛,通过“迭码仔”的预支,可以帮助赌客解决这个问题。

  除了兑换筹码给客人以取得丰厚的利润之外,有时“迭码仔”还转介赌客贷款以获得利益,通常贷款是指高利贷款。一般“迭码仔”不会直接参予高利贷活动,多数是转介,并不涉及违法行为,但也有不少“迭码仔”从事高利贷转介活动。此外,还有一部分和赌厅的分成收入。

  对于“迭码仔”来说,招待客户吃一顿饭,花掉几万块是稀松平常的。在新葡京酒店里,3、5个人坐下来吃个日本料理,随便就能花销一万元。给予客户最好的服务,而在客户感受到快意人生后,试试手气、挥金如土,“迭码仔”轻松就能获得高额回报。

  赌客与赌场之间最有实力的中介,是承包赌厅的“厅主”,给赌场上交一定费用,包下整个VIP赌厅,超出承包费用的盈利归自己所得。“厅主”也可以根据自己的意愿,选择将赌厅中的赌桌再承包给“包台子的”。

  “一年2、3个亿扔进去,赚1个亿、2个亿出来很容易。很多原本做PE、VC的,都转开赌厅去了。赌台上随随便便堆上来的,就可能是经营了二三十年才积累的钱。”北京的一位参与过VIP赌厅投资的人士对腾讯财经说。

  浙江省内,做这一行最出色的人物已早成巨富,其中年轻一辈的佼佼者才刚30岁出头。这位早已定居港澳的钱姓巨富,名头在其宁波老家无人不知,当地人提到他巨额财富的时候总是瞪大了眼睛,夸张地讲述当年他为亲戚回乡办婚礼时候的盛况。

  但鲜有人亲眼见过那位富豪的真容。他的老家,一个大山里的村子,如今虽然翠竹掩映,风光秀美如初,却破败不堪,年轻人背井离乡出门打工,整个村子只剩下十几户老弱,已无人能讲得清楚他是如何通过“包台子”一步步发家的。

  冒总(化名)是一位老张熟识的赌场中介,号称也是在澳门“包台子”,但更像一名“迭码仔”。与通常故事里中间人狡猾贪婪的形象不同,老张觉得冒总就是他的一位朋友,自己去澳门玩他给安排得妥当,从中赚取一点服务费,做得是公道生意。

  冒总还有饭店等其它生意,赌场中介不过是他的一个副业。不过最近他的生意遇上了一点麻烦,一个香港赌客欠债不还,他打也打不得,骂也骂不得,只好派自己的小弟天天跟紧这位赌客。说是赌博的生意,真讨起债来也和普通的讨债公司无异。

  “迭码仔”需要先替赌客抵付赌债,也可能承担很大资金风险,一旦资金断链,就得“跑路”。最近,澳门赌场一个名为黄山的赌场中介,就因为资金断裂不得不选择消失,被指“卷款百亿潜逃”,由此还在澳门赌场引发了一场不小的地震。

  十几年前,老张刚去澳门的时候,赌场规则相对简单,洗码的套路还没有这么多。如今很多情形连老张也看得目瞪口呆。

  赌场里连没有钱的人也在赌,很多输得精光的人如果放到过去都要被人追杀,如今放贷人还要借钱给他继续赌,反正不赌也没有钱还。甚至发展到实在无法偿债的人由放贷人出面做最后一搏,台面上下两套筹码,台面上跟赌场对赌,台面下的赌局则被中介转卖给其他皮条客,依据台面上的筹码“一拖二”、“拖三”甚至“拖五”,所有人都把希望寄托于最后一局。

  赌场押的是人的惰性,只要赌客在赢,无论赢多少都不会停手,直到输光为止。老张将之归结为过去二十年中国一夜暴富的阶层太多,这批人的心智、文化、思想驾驭不了他的财富,钱赚得太容易就容易冲昏头脑。

  他见过生意做不下去,干脆卷了最后一点钱飞到澳门,放手一搏寄希望于翻盘的浙商,也见过已经山穷水尽却深陷其中不能自拔的“赌棍”。但新起来的一批年轻的浙商则相对理智得多,走进赌场的理由也千奇百怪。例如,在必要的时候,赌场甚至成为了一个救急的融资渠道。

  老张讲起了一个朋友的故事。就在最近,因为房地产行业出现了成交冰点,这位朋友资金周转不灵,明明手上有多个在售的项目,却只能拖欠着员工几百万元工资。这时候,民间借贷也并不顺畅,想借高利贷都借不着,于是他干脆横下心飞到澳门。但与拼死一搏的“前辈”们不同,他是“赌客之意不在赌”。

  这位朋友先找“迭码仔”借了一千万元的筹码。“迭码仔”知道这是大老板,自然不会疑心其资金实力。于是他偷偷在赌桌下藏起了二三百万元的筹码,或者光明正大以购物的理由拿走一部分筹码,但并不真的购物。赌局输赢不论,等他飞回浙江,藏起来的几百万筹码起码可以解决拖欠的员工工资。至于什么时候能够还得起从“迭码仔”处借来的一千万元,就只能被追债时再说。

  这个故事中,既有浙商的聪明、狡黠,又有着经济形势放缓之下企业经营困境的无奈与现实,说起来令人唏嘘,也让人过中年的老张有些觉得“后生可畏”。

  “迭码仔”也有自己的故事。亚洲责任博彩联盟主席苏国京对腾讯财经说,“迭码仔”其实是最容易内心纠结的人。一方面,他们要担心向自己的客户讨债不顺,导致自己资金断裂的风险,更为关键的是,“迭码仔”半数以上都是曾经的赌客,或因欠下赌债而开始干起“迭码仔”的生涯。

  面对自己的客户,仿佛就是在面对曾经的自己。有时于心不忍,他们也会劝劝那些“赌棍”客户收手,但即使嘴上应承,“赌棍”们转身仍然是进了赌厅。久而久之,“迭码仔”们干脆横下心,一心挣钱便罢。

  老张看不起那些沉迷赌博的“赌棍”。对于如他以及所推崇的宋卫平这样的,不愁钱,也有一定身份地位商人而言,赌博应该仅仅只是娱乐。“男人的最高境界是赌”,他说,男人总得迷恋点什么,有的人迷恋美丽的女人,有的人迷恋艺术品,对赌的迷恋本质上和这些并无二致。

  在他看来,那些在赌桌上搏命的“赌棍”,即使没有在赌上毁掉自己,也一定会在其他什么事情上毁掉。

 
 
 
 
 
 
 
 
 
 
 
 
本类最新

产品类型:[!--pbrand--] 涵盖功能:[!--intro--] 主要功能:编辑

学博弈论的gay 听耐克前首席信息

产品类型:[!--pbrand--] 涵盖功能:[!--intro--] 主要功能:编辑

赌场上的浙江商人们 称宋卫平输

产品类型:[!--pbrand--] 涵盖功能:[!--intro--] 主要功能:编辑

加盟}三生云商怎么加入三生呢?怎

产品类型:[!--pbrand--] 涵盖功能:[!--intro--] 主要功能:编辑

澳门赌王何鸿燊妹妹何婉琪病逝

产品类型:[!--pbrand--] 涵盖功能:[!--intro--] 主要功能:编辑

iOS微信新功能加入!英语粤语能支

产品类型:[!--pbrand--] 涵盖功能:[!--intro--] 主要功能:编辑

张勇首次透露加入阿里原因:还想做

产品类型:[!--pbrand--] 涵盖功能:[!--intro--] 主要功能:编辑

佳能IXUS 300 HS澳门威尼斯人酒

产品类型:[!--pbrand--] 涵盖功能:[!--intro--] 主要功能:编辑

海南“赛马热”:多个项目欲上马
 
 
 
 
 
 
本类热门

产品类型:[!--pbrand--] 涵盖功能:[!--intro--] 主要功能:编辑

学博弈论的gay 听耐克前首席信息

产品类型:[!--pbrand--] 涵盖功能:[!--intro--] 主要功能:编辑

澳门新濠天地《水舞间》荣膺“中

产品类型:[!--pbrand--] 涵盖功能:[!--intro--] 主要功能:编辑

实名举报市长第85天 黄鸣要丢弃

产品类型:[!--pbrand--] 涵盖功能:[!--intro--] 主要功能:编辑

太阳城娱乐网贾斯汀比伯15岁始投

产品类型:[!--pbrand--] 涵盖功能:[!--intro--] 主要功能:编辑

佳能IXUS 300 HS澳门威尼斯人酒

产品类型:[!--pbrand--] 涵盖功能:[!--intro--] 主要功能:编辑

iOS微信新功能加入!英语粤语能支

产品类型:[!--pbrand--] 涵盖功能:[!--intro--] 主要功能:编辑

加盟}三生云商怎么加入三生呢?怎

产品类型:[!--pbrand--] 涵盖功能:[!--intro--] 主要功能:编辑

2017上海“城博会”定档 海绵城
 
 
 
 
 
 
推荐新闻